閱文集團的盛世危機才剛剛開始互聯網+

瀟湘Lee金融說 2018-08-29 18:27
分享到:
導讀

資本市場不買賬只是表面,閱文集團潛在危機的暴露才是核心問題。

文|孔虬

來源 | 瀟湘財經(XiaoxiangFin)

8月13日,閱文集團(股票代碼:00772.HK)斥資百億收購新麗傳媒,這本應是利好的消息,卻導致股價一路下跌。在8月20日,閱文收盤價僅僅只有49.5港元每股,相對之前最高位的110港元,市值縮水超過一半。對于收購新麗傳媒一事,資本市場回應地更加直接,就在收購案公布五天后,閱文集團市值就蒸發近150億港元,剛好“跌去一個新麗傳媒”。

其實,資本市場不買賬只是表面,閱文集團潛在危機的暴露才是核心問題。這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。

一、內部過去的核心能力正在瓦解

在瀟湘財經分析師孔虬看來,閱文集團正在經歷前所未有的陣痛期,過去引以為傲的優勢漸漸表現出頹勢。

  1. 用戶付費閱讀天花板已經出現。根據8月13日閱文集團發布的最新財報,2018年上半年,閱文集團的付費訂閱收入規模為18.5億,占集團總收入81.1%。閱文旗下平臺一共擁有730萬名作家,把握1070萬部原創作品,為閱文帶來了占比近50%的活躍用戶,月活躍用戶達到為2億多。

但付費閱讀市場一直存在天花板,增長逐漸緩慢的跡象已然顯現在最新財報當中。閱文集團在2018年上半年的營業收入同比增長只有18.6%,而在去年收入增長還高達60.2%,平均月付費用戶則從1150萬下降至1070萬,付費比率也由2017年上半年的6.0%下降至2018上半年的5.0%。這就意味著,如果閱文集團找不到更多樂意付費的增量用戶,付費比例將會繼續下滑。

2. 閱文手中的肉,鍋中的湯,都被別人盯著。羅振宇曾提出過“國民總時間”的概念,認為所有內容、娛樂產品的競爭,本質上是對用戶時間的占領,并且每個人的空閑時間都是固定的。

在對用戶時間的爭奪中,閱文集團主要業務就是為廣大網民提供優秀的網絡文學作品。而面對日益成熟的網絡群眾,除了盜版網站的斬殺不絕,掌閱科技、中文在線等同行競爭,都讓閱文集團“寢食難安”。再加上,BAT中的另外兩家也絕不會放過這一領地,百度文學和阿里文學不斷加高的稿酬,都在一定程度上拉高行業運作費用。例如,掌閱文學2017年全平臺發放稿費有3億,截止至2017年底,文學板塊累計簽約作品超過7萬本,累計的簽約作者超過5.5萬人。

于此同時,IP紅利的驅使下,網文行業開始爭搶頭部作者,而對于閱文集團而言,如果要維持現有的作家團隊就需要支付更高的成本。但網文行業卻不能做到壟斷,永遠都有新的優質內容產生,新的優秀作家出現,所以,提高基礎設施以吸引新的創作者入場,對閱文集團來說,也是一個極大的壓力。

除了線上閱讀平臺之外,直播、短視頻、漫畫等平臺,各類二次元網站和不斷出新的游戲也都在搶奪大量的年輕用戶,侵占用戶娛樂休閑時間。網絡文學作為一個20多年歷史的老一輩網絡娛樂內容形態,其對年輕人的吸引力和影響力正在不斷減弱。

3. 與騰訊系產品爭寵,閱文或將陷入內耗中

根據2017年9月14日閱文發布的公告,閱文集團牽手騰訊影業開啟IP批量影視化,對12部人氣IP進行批量影視化改編。但現階段已經上線的電視劇《擇天記》、《斗破蒼穹》等等,豆瓣評分都陷入較低的水準,近一半評價者甚至只給了一星,也沒有收獲預期的火爆場景。

而且騰訊一直鼓勵內部競爭的風氣,有可能促成了“三個和尚沒水喝”的局面。面對騰訊游戲、騰訊動漫、騰訊影業、企鵝影業等兄弟項目,閱文集團不得不在內部和他們爭搶飯碗。這在影視資源和能力不足的情況下,爭搶資源的形成競爭反而會加劇內耗。特別是影視行業爆款大多是優秀團隊合力打造的情況下,競爭帶來的壓力只會加大制作團隊粗制濫造,以求盡快進入市場的可能性。

二、閱文收購新麗傳媒,越來越不是一個好買賣

瀟湘財經分析師孔虬認為,這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。

1、新麗傳媒估值過高。從今年3月份光線傳媒披露的內容來看,新麗傳媒的資產負債率持續提高,從2015年的52.31%漲到2017年的70%。2017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動額也為負3.1億元。而這樣一家公司,卻在短短時間內,實現了估值的快速上漲。

直至2017年底,新麗傳媒的資產總值及資產凈值分別為41.18億元和12.99億元。2018年3月,新麗傳媒估值迅速漲到120億。還沒過半年時間,新麗傳媒估值再次上漲,比3月份上漲近30%,高至155億。而155億市值在內地的二級市場上,約等于一個華誼兄弟、兩個北京文化。

而在2017年,新麗傳媒營業收入達到了16.7億元,凈利潤為3.49億元。北京文化營業收入達到13.2億元,凈利潤3.1億元。華誼兄弟營業收入39.46億元,凈利潤為8.28億元。如果以此為依據,新麗傳媒的合理估值應當只有155億的一半,跟北京文化估值相差不多。

2、新麗傳媒的長處即是短處。在電影、電視劇、網劇領域制作開發的新麗傳媒雖說爆款不斷,出品了《我的前半生》、《虎媽貓爸》、《辣媽正傳》、《北京愛情故事》等多部代表作品。但觀其內容,是以家庭糾紛、職場愛情、抗戰題材這三大塊內容,占了絕大多數。而閱文旗下頭號大兒子“起點中文網”卻是以男頻起家,匯集了一大批玄幻、仙俠領域的白金作家。將這些經典的男頻網絡小說影視化,怕是習慣拍女性視角的新麗傳媒面臨的一大挑戰。

雖說現階段,追劇的中堅力量還是中青年女性觀眾,但日益增加的男性觀眾急需好劇來填補視野,相較于女性觀眾,以顏值和劇情為主要觀看點,男性觀眾更加注重劇本的完善度和流暢。能夠自圓其說的故事,也是構建龐大世界觀中,最為重要的一步,新麗傳媒的影視作品,均未表現出構建巨大世界觀的能力。

正在播出的《武動乾坤》便是最好的例子。這部由知名網絡作家天蠶土豆撰寫的作品,其IP價值在2017年《胡潤原創文學IP價值榜》排第15名。改編成影視劇后,一邊有知名演員出演,一邊又有大導演張黎拍攝,投資高達6億,拍攝時長將近一年。然而在東方衛視首播收視率僅有0.33%,豆瓣評分4.8分,創造了導演從業生涯來的最低評價,收視口碑盡失。

3、對賭協議下的新麗傳媒,能否保持高質量影視作品輸出成疑。據投資者報報道,在收購過程中,新麗傳媒與閱文集團簽訂了對賭協議,承諾未來三年的凈利不低于5億元、7億元、9億元。

如果協議完成,閱文集團將對新麗傳媒的管理層所持有的總價最高達102.1億的股份進行收購,將以一半現金一半股份的方式結算,創始人及管理層將一次性套現達50億之多。

面對如此巨大的誘惑,新麗傳媒能否堅守本心,繼續做出高質量的影視作品?總所周知,影視作品制作時間較長,從作品的初期階段到最后播出,平均要經過一到兩年時間,而市場則是瞬息萬變,風起浪涌,如果完全以市場需求為標準,很容易和觀眾的期望形成錯位。而堅持輸出有價值的作品,是優秀團隊做出優秀作品最簡單直接的一條路,如果新麗傳媒拋棄此路,將面臨市場風險和政策變化的壓力下,表現如何,將是一個未知數。

三、未來,在閱文手里,有幾張真正的好牌能打?

這依然體現在三個方面。

1、IP有價又沒價,閱文手里的IP可能一文不值

先說有價,是指好作品,好IP可以不斷翻拍,釋放IP價值,但以目前國內的市場來看,除了盜墓筆記和鬼吹燈引領起來的盜墓題材,九州系列不斷擴充的故事體系,后宮題材龐大的作品數量,也只有四大名著和經典武俠小說,擁有同題材不斷翻拍的魅力。

再說沒價是國內多數的IP是一次性的開發,價值不大。大部分故事小說的人物都太過于單薄,常常是故事帶領人物,而不是人物驅動故事。反觀國外的漫威,單人物就擁有超過8000個原創角色,光是基于同一個人物蜘蛛俠,就有100多個版本,而蜘蛛俠電影,也根據人群口味變化,開發了多個版本。這些版本,在之前的漫畫之中,都有跡可循。這樣基于同一個人物,完善的作品庫,在國內文娛界,是很難想象的存在。

對于閱文集團來說,雖然手握著眾多的IP,但同質化情況嚴重,故事普遍缺乏新意,男頻就是升級打怪搶寶藏,女頻便是后宮宅斗談戀愛,除去描寫不同,其內核和人物,都像是披著同一張臉的孿生兒。IP開發的核心要點,就是展露與眾不同的人物和故事,在這一點上,網文行業的仿題材,追大熱領域,造就了什么題材活寫什么,什么劇情有創意,就照著來一份。斗破蒼穹活了之后,帶出了一批退婚流。但放在影視化的劇情里,退婚,只不過是不超過一集一半時長的小小劇情。

2、閱文的老套路,正在被新時代拋棄。由新麗傳媒出品,騰訊視頻獨播的《如懿傳》一直被認為是現象級熱劇《甄嬛傳》的姊妹篇。但據貓眼專業版的數據顯示,2018年8月20日首播,《如懿傳》總共實現1.6億次播放量,在豆瓣上評分只有6.6分,低于《延禧攻略》,讓人大跌眼鏡。

一個好的影視作品,講的是整個制作團隊的工作水準以及輸出能力。坐擁一個好IP,其本質上只是擁有了一個好名頭、好流量。網文和影視,根本上是兩種完全不同的藝術表達形式。而根據好的網文作品進行影視化,完全是在進行再一次的創作。在這個內容為王的時代,觀眾并不總會買名氣的帳,更為重要的是作品本身的實力水準。

新麗傳媒此次壓下全部現金流打造的影視作品,卻陷入如此境地,更是反映出由于觀眾的鑒賞水平不斷提高,過去一味依靠名氣來吸引流量的做法,已經被大浪淘沙,拋棄在過去時間里。如今的影視作品,唯有苦修內功,靠完善的劇情,優秀的鏡頭語言和有力的表演,構造出來的一個又一個鮮活的人物,才能引發觀眾的自來水,形成微博頭條,全民熱議。

3、閱文的四面楚歌,反襯出自身的護城河太弱。

觀察閱文集團的競爭對手,阿里推出“88VIP”會員計劃,服務涵蓋了幾乎阿里巴巴旗下所有核心業務——購物、餐飲、影視及娛樂。阿里文學定位為IP聚合平臺為基礎的全方位體系,對外宣布成立IP影視顧問團,11位國內知名制片人、導演成為顧問團首批成員。

而愛奇藝的“蘋果園”業務矩陣也越發成熟,包括文學、漫畫、輕小說、游戲等服務,并和多個合作伙伴串在IP產業鏈這條線上,互通有無的開發各類作品。同時,愛奇藝針對性的推出了一系列計劃。如制作超級網劇的“海豚計劃”;網絡文學驅動影視的云騰計劃;培養新演員的“天鵝計劃”扶持優秀愛奇藝號的“北極星計劃”,開發漫畫IP影視游戲的“蒼穹計劃”等。

阿里、百度系這樣的步步緊逼正在讓閱文陷入尷尬境地,因為打法類似,用戶重疊,對手用盡全力。在如此的激烈競爭下,閱文的護城河也只有不甚新鮮的“IP”產業鏈,可以講一講了。不得不說,閱文集團大膽對過去揮手告別,一頭扎近了一個自己相當陌生的領域,徹底從賣IP的人,轉換角色,變成了開發IP的人,是不得不做的自救之舉。但這僅僅將會是一個開始,如何說服投資人和市場,組建足夠好的封閉產業鏈團隊,成為統治文娛的下一個盛世王朝,將是閱文集團急需解決的事情。

但創意因流動而生,閱文集團能否頂住壓力,市場能否再給閱文集團一次機會,就不得而知。

【完】

瀟湘財經(微信ID:XiaoxiangFin):泛財經新媒體,重點關注Fintech、區塊鏈等財經金融領域。 《財富生活》等多家雜志特約撰稿人。


集團 傳媒 作品
分享到:

1.TMT觀察網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
2.TMT觀察網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來源:TMT觀察網"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TMT觀察網或將追究責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TMT觀察網編輯修改或補充。


專題報道

双色球开奖结果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