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管重拳下的首個幣圈周末新人想撤離 大佬政策免疫區塊鏈

Exmoney交易 2018-08-28 21:51
分享到:
導讀

虛擬貨幣交易所巨頭幣安取消了原定于此的區塊鏈媒體見面會。此前兩天,朝陽區金融風險防控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發文件,要求轄區各商場、寫字樓、賓館等場所,不得承辦任何虛擬幣推介和宣講活動。

ExMoney交易所監管重拳下的首個幣圈周末新人想撤離 大佬政策免疫

8月24日下午六點,水立方二層李嘉誠東廳沒迎來本該有的熱鬧,虛擬貨幣交易所巨頭幣安取消了原定于此的區塊鏈媒體見面會。此前兩天,朝陽區金融風險防控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發文件,要求轄區各商場、寫字樓、賓館等場所,不得承辦任何虛擬幣推介和宣講活動。

在幣安取消原定會議的同一天,騰訊公司在《騰訊關于整治ICO、虛擬貨幣亂象的相關措施聲明》的公告中表示,已經在支付渠道上采取措施,限制問題平臺收款賬號的收款功能,禁止其使用微信支付進行虛擬貨幣交易,目前已經完成所有使用商戶號進行虛擬貨幣交易的清理。

8月21日晚,一系列知名區塊鏈微信公眾號被封鎖。微信官方回應稱,部分公眾號涉嫌發布ICO和虛擬貨幣交易炒作信息,違反《即時通訊工具公眾信息服務發展管理暫行規定》,已被責令屏蔽所有內容,帳號被永久封停。

重拳整治下,京城幣圈陷入了深深地“不確定”性,包括區塊鏈自媒體、項目方、代投方以及交易所在內的各路人馬,在剛剛過去的這個周末主動噤聲。

作為三大虛擬貨幣交易所的誕生地,北京區塊鏈圈迎來了難得的安靜周末。

京城之外的區塊鏈世界依然延續著以往的會議熱情:上海的區塊鏈技術峰會、昆明的區塊鏈生態峰、廣州的創新應用峰會、甚至新加坡的大咖見面會等等,整個周末似無愁云籠罩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國內部分的會議均偏向技術層面,相關人士向《深網》透露,以上海來說,類似見面推介形式的會議一直不允許,但是偏向技術的會議有很大空間。

去年9月4日,央行聯合7部委打擊虛擬貨幣市場的ICO行為,打擊范圍涵蓋全國,至此將滿一年。目前,尚不確定新的監管重拳是否會擴大為全國性的監管政策,業界普遍將此視為去年9.4監管的一個延續,意在重申監管層對虛擬貨幣ICO的零容忍態度。

回顧剛過去的周末,幣圈從業者的焦慮狀態與財富積累呈現出明顯的相反態勢,今年3月后入局的“新人”陷入了不確定性的焦慮之中,四處打聽,而諸如寶二爺、杜均這類的幣圈大佬則在海外繼續著區塊鏈布道事業。

風暴前的信號

自春節后,國內的區塊鏈媒體迅速發展壯大,很多人選擇在這個時段拿完年終獎,投身區塊鏈媒體創業大軍。3月1日,區塊鏈媒體“深鏈財經”完成1000萬天使輪融資,融資方包括Dfund等幣圈資本方。

6個月后,深鏈財經成為第一批被封號的區塊鏈自媒體。一位創始人在朋友圈發布了致員工信,言辭間仍充滿期待。這位90后并沒有刻意低調,他仍在洛杉磯開拓區塊鏈圈子,偶爾曬出的海景透著“輕松”。

“不愿說話”,另一位聯合創始人回應以沉默。作為首批封號自媒體,事實上深鏈并沒有交易所背景,與金色系和火幣系的媒體存在差別。一位圈內人士告訴《深網》,深鏈之所以被封,是由于其進行過線下的代投活動。

這很快遭到否認。在深鏈的一個微信群里,工作人員jucy反復解釋自身并非推介虛擬數字貨幣,或者給ICO站臺的自媒體,相關的活動和內容全都沒有做過。

事實上,在封號當日,幣世界的負責人就在朋友圈表示微信公號早就棄用了,現有的業務形式并不受影響,未來還會開發手機APP等新的形式。

多位業內人士對《深網》表達了同樣的擔憂:封鎖微信公眾號本身其實對業務的影響非常有限,特別是做社群傳播的頭部媒體。不過,封號本身傳遞的監管風向令人深思。“不知道是不是風暴前的信號。”

林平認為區塊鏈自媒體的“倒掉”不值得同情。他告訴《深網》,很多在3月份迅速成長起來的頭部媒體已經完成了原始積累,有償寫稿這種事情本來就是公開的。

“一篇2000字軟文5萬起”林平說,這幾乎是頭部區塊鏈媒體的起價。包括他在內的多為人士對《深網》表示,對于項目方來說,發糖果、上幣、項目進展等一系列與社群有關的行為,都需要做社群傳播,幾乎每個環節都會被收錢,這遠遠超過一篇軟文的價格。

據《深網》了解,今年4月初,一批新入幣圈的區塊鏈媒體被相關部門召集開會,討論行業現狀,話題涉及區塊鏈媒體的邊界、業務以及“出格者”的界定。有業內人士認為,這次討論與本次的封號選擇之間存在直接聯系。

“新人”輸不起

封號新聞出來的當晚,周天琪再也睡不著了。盡管已經深夜,他還是忍不住給主流媒體的朋友發語音,焦急詢問。

今年3月初,深感區塊鏈的強勁勢頭,周天琪果斷辭去一家獨角獸企業的工作,投入區塊鏈媒體大軍之中,供職于一家頭部媒體。過去半年,周天琪住在單位附近,踐行著7點起床,12點下班的生活節奏,綜合薪水卻難比上家單位。“想搏一把。”

周天琪目的明確,深知在這個圈子里,能力遠沒有運氣重要,“被選擇”本身就是成功。他告訴《深網》,有關區塊鏈媒體薪資的傳聞多是個案,或是一種行業性炒作,籠絡新韭菜的手段,大家進圈子無非是為了“投機”。

更多3月后入行的新人,正經歷著和周天琪一樣的焦慮。春節期間,三點鐘群將區塊鏈,更確切地說,是將幣圈的生財之道帶入了傳統VC及大眾媒體界。此后,火星財經群推出“王峰十問”,一位又一位大咖向人們描繪出一個財富唾手可得的虛擬金礦。

出于對財富機會的渴望,人們從VR界、從AI界、從風雨飄搖的樂視、從勢微的紙媒等多個領域,涌入區塊鏈市場,激起一場外溢的泡沫盛宴。

隨著監管層的封號舉措,泡沫立刻出現松動瓦解的趨勢。周天琪很害怕,自己沒有“被選擇”成功,卻“被選中”淘汰。 “已經舍棄了更安穩妥帖的選擇,哪里還輸得起?”。

Linda正經歷著比周天琪更大的煎熬。已經生育一胎的Linda是央媒門戶的公關,今年5月,出于改善家庭經濟條件的考慮,Linda選擇加入了一家項目方,擔任媒介總監。事實上,直到入職,Linda沒有買過一個幣,甚至沒有虛擬貨幣交易所賬戶。

兩個星期前,Linda患上了神經性耳痛,她開始失眠,創業公司沒有額外報銷福利成了她最大的擔憂。“現在福利擔憂已經過時了,我開始擔心公司會不會解散。”Linda說,自己實際上只拿到了5,6兩個月的工資,其中6月份工資是8月中旬發的。

封號事件發生后,Linda決定重新找下家。“要走就早走,一堆人扎堆走的時候,我的競爭力就更弱了。”周末兩天,Linda預約了體檢,剩下的時間都在投簡歷。

6月25日,比特幣跌破6000美元關口,對比去年年底1.9萬美元的歷史高點,跌幅近70%。根據coinmarketcap統計,比特幣市值由去年12月中旬3138.3億美元震蕩下降到1085.62億美元(2018/7/2)。

自3月初以來近6個月期間,國內的區塊鏈市場浮躁熱鬧,而全球虛擬貨幣市場則進入了漫漫熊市。而更多像周天琪和Linda一樣的門外漢,絲毫察覺不到這種利空情緒。在區塊鏈自媒體的瘋狂造勢下,他們來不及多想,一下跳了進去。

截至發稿,比特幣徘徊在6670美金左右,此外,包括以太坊在內的主流虛擬貨幣也應聲下跌,其中以太坊下跌至272.42元。周天琪告訴《深網》,盡管自己曾經買幣賺過浮盈,“依然活成了一根韭菜”。

大佬已政策“免疫”

“封號”事件出來后,大佬們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舉雙手贊成。

8月24日周五,在幣安以取消會議表露姿態的時候,OK集團負責人徐明星透過朋友圈表達支持態度,稱“各路大神、友商天天折騰幣改、常務,最終自毀行業”,希望區塊鏈各界形成產業自律。目前,蜂巢財經等OK系賬號仍在運行。

同日,火幣集團李林發布朋友圈,稱在防范區塊鏈技術的犯罪活動等問題上,民眾的投資教育,風險意識和投資主體責任意識更需要加強。此前,火幣系的微信賬號也被封。

金色系掌門人杜均也在積極表態。在金色系微信賬號被封后,幣圈第一媒體金色財經則一直跟進監管動向報道,杜均本人也在朋友圈積極轉載相關報道。

幣安、火幣及OK系三大虛擬貨幣交易集團均發跡于北京,三者的表態客觀上表達了擁抱監管的態度。而具體到個體上,無論監管政策的走向如何,在今年3月,或者說在9.4監管之前已經完成財富積累的人,是擁有免疫力的。

在幣圈因“封號”而陷入普遍恐慌時,杜均正在硅谷籌辦金色財經的辦公室、寶二爺正在新加坡籌備自己的見面會、“一姐”何一在太平洋彼岸透過微信群進行日常運維……

監管重錘之下,渣滓沉浮于底,關于區塊鏈更單純的探討或將更有力量。

區塊 媒體 虛擬 貨幣 封號
分享到:

1.TMT觀察網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
2.TMT觀察網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來源:TMT觀察網"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TMT觀察網或將追究責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TMT觀察網編輯修改或補充。


專題報道

双色球开奖结果今天 手机网上麻将平台 微信团队买彩票赚钱是真的吗 跑滴滴顺风车跨城能赚钱吗 同城游美女捕鱼破解 蚂蚁帮扶如何快速赚钱 下载qq麻将手机版 新天龙八部制药赚钱 安安卓收徒赚钱 好赢彩票苹果 菠萝理财靠什么赚钱 录入验证码就可以赚钱的软件 街机千炮捕鱼 私家车怎样通过骗保赚钱 潍坊宾馆赚钱吗 腾讯欢乐捕鱼cdkey 梦到摆摊买饭赚钱了